产品中心

格林电子设备有限公司电话(苏州格林精密部件)

尽管东莞市凯格精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格精机)的首发申请通过了AG旗舰厅APP下载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员会2021年第60次上市委员会的审核,但涉及该公司的敏感问题仍待解答。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研究发现,该公司七股东突击入股,信披中对行贿事件含糊其辞,并且董事长身缠数十条风险。

对于市场关注的几大疑点,本网向凯格精机发去了求证函,但一个月过去了,仍未收到回复。

七股东突击入股

IPO前一个月两次增资,对一家公司来说显然有些不正常。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抽丝剥茧发现,7名股东有突击入股嫌疑,凯格精机两次增资意味深长。

招股书显示,第一次,东莞凯创、东莞凯林于2020年6月2日通过增资方式成为公司股东,增资价格10元/股,持股数量分别为79.375万股、70.625万股。第二次,平潭华业、鑫星融、中通汇银、世奥万运及朱祖谦于2020年6月22日通过增资方式引入,增资价格同样10元/股,其中平潭华业、鑫星融均持股150万股,中通汇银、世奥万运均持股100万股;自然人朱祖谦持股50万股。

2020年7月7日,凯格精机便在广东证监局办理了辅导备案登记,市场严重质疑,上述七股东有突击入股嫌疑。

据了解,新增股东增资价格以公司预估2019年度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约4200万元为基础,各方在综合考虑凯格精机的成长性及参考行业情况,以12倍扣非后市盈率对公司进行估值并最终确定公司估值为5亿元,确定增资价格为10元/股。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凯格精机拟募集资金规模和拟发行量1900万股计算,如果公司足额募资的话,发行价格预计将在27元左右。这些股东入资一年多,资产就已经增长了将近200%,可谓转瞬暴富。而增资的股东除了有公司的员工之外,还有很多公司董监高的亲朋好友。凯格精密回复监管问询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邱国良的女儿、彭晓云的姐妹都是定增对象的有限合伙人。

行贿事件信披含糊其辞

市场较为关注的是凯格精机员工刘勇军行贿事件,然而,公司在信披上却多次含糊其辞。

在第一版招股书中,凯格精机是这样描述的:前员工刘勇军先后用自己在公司的提成款于2015年9月、2018年4月、2018年6月、2018年9月分别行贿客户。

由于交代不清不楚,深交所在第一封问询函中就要求披露上述涉嫌向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的资金是否来源于发行人及其实际控制人。对于上述追问,凯格精机称,其行贿是为了自己的业绩提成,使用的资金系其自己在公司的提成款。提成款由实际控制人之一的彭小云经手发放。

深交所在第二轮问询中对此再度问询:充分论证并披露相关行贿款项是否来源于发行人、实际控制人或与其相关,以及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重大违法行为或涉案风险及其依据,董监高是否存在因涉嫌犯罪正在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等情形或涉案风险及其依据。

在深交所的再三追问下,凯格精机最终表示:刘勇军曾于2011年4月至2012年5月期间与公司竞争对手合作开设“深圳市创世纪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从事与公司竞争的业务。实际控制人邱国良知晓后,凯格精机暂扣刘勇军2009年至2012年共计244万元销售提成。2014年6月,由于公司筹备上市规划,因财务规范需要,需要清理账龄较长的应付职工薪酬,公司将扣下的刘勇军的销售提成发放给了履行出纳职责的彭小云处,由彭小云暂扣。之后,刘勇军多次以资金紧张为由申请支付提成。彭小云分别在2015年9月、2018年4月、2018年6月、2018年9月向刘勇军支付了94万元、50万、50万、50万元。刘勇军拿到提成后全额拿去行贿客户。

董事长身缠数十条风险

天眼查数据显示,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董事长邱国良目前有6条任职信息,担任股东6家企业,担任高管3家,且有实际控制权的企业4家。天眼风险显示,邱国良周边风险有13条,另有预警提醒达23条。

格林电子设备有限公司电话

其中,邱国良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东莞市格林电子设备有限公司进行了简易注销,这是其最高风险信息;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东莞市凯格精机股份有限公司曾因买卖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东莞市凯格精机股份有限公司有两则公示催告信息。

董事长实控多家企业,且身缠数十条风险,又陷入诉讼,如此一来,怎能保护普通投资者利益?会否有利益输送行为发生?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将继续跟踪报道凯格精机的IPO进展。

转自: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责任编辑:张丽娜

留言评论

◎欢迎您留言咨询,请在这里提交您想咨询的内容。